咨询热线 158-0034-9809

您所在的位置: 上海婚姻家事律师网 >案例精选

律师介绍

段晴律师   感谢您光临我的网络办公室,茫茫网海,您能来到这里就是我们的缘分,相信您一定是有法律问题的困扰,我非常理解一个人在遇到麻烦的时候的那种焦虑和无助的感觉,作为律师的我,很乐意帮助您解决问题。我是一名上海执业10...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段晴律师

电话号码:021-52212567

手机号码:15800349809

邮箱地址:847332113@qq.com

执业证号:13101200811675604

执业律所:上海锶镫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上海市闵行区莘建东路58弄2号1812室

案例精选

外国离婚判决在中国域内的效力

基本案情】

  陆某与裴某1981年8月9日登记结婚。2004年10月5日瑞典王国隆德地区法院判决双方离婚,该判决已在当地生效,但未得到我国的承认。后双方均已再婚。2004年12月22日,陆某之侄陆某江以裴某的名义购买涉案房屋。2006年4月27日取得房产证,登记在裴某名下。涉案房屋一直有陆某管理、居住和使用。双方均认可涉案房屋得现价值为625万元。陆某、裴某均认可双方在瑞典王国离婚未处理财产。陆某自认其已偿还了陆某江自黄某处支取的购房款。

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法院认定如下:

1.裴某是否在瑞典王国离婚时放弃了涉案房屋的产权。庭审中,陆某为证

明其主张提交了届时离婚诉讼中裴某提交法庭的《离婚特别请求》,该材料中载明,“我是房屋、车辆等所有财产的所有权人,这些东西目前都是她在瑞典使用,她要求我变更到她的名下。我同意了,并在文件上签了我的名字,放弃了我的所有家庭财产权利……此外,20世纪80年代,我在位于北京的中国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单位分给我一套房屋。2004年7月,陆来到荷兰。她首先告诉我,她母亲的名字取代了我的名字。这实在让我吃惊,因为房子与她母亲无关“。对此,法院认为,根据《离婚特别请求》的文字表述,一方面,裴某陈述其同意签字的财产均在瑞典由陆某使用;另一方面,裴某通过”此外“排除了前段所述内容包括涉案房屋。综上,法院对陆某主张的待证事实不予采信。

2.关于涉案房屋购房款的来源。庭审中,双方均认可陆某江经办交纳购房款,但就陆某江自何处支取购房款存在争议。陆某为证明购房款自其母亲黄某处支取,提供了黄某即陆某江的证人证言,二人亦出庭作证。裴某虽对此不予认可,但未就其主张的陆某江系自其母亲处支取购房款提供证据,故法院认定陆某江自黄某处支取了购房款。

陆某主张裴某在瑞典离婚时已经放弃涉案房屋相关权益,要求判决陆某与裴某离婚,涉案房屋归陆某所有。

【争议焦点】

   裴某与陆某在瑞典离婚时是否已放弃对涉案房屋的相关权益。

【裁判要旨】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房屋的购房款虽为陆某江自黄某处支取,但陆某自述已归还。加之,在瑞典王国离婚时未对陆某、裴某的财产进行处理,陆某亦未提交证据证明裴某放弃了涉案房屋的所有权,故涉案房屋应属夫妻共同财产。判决:一、准予陆某与裴某离婚;二、涉案房屋归陆某所有,陆某给裴某房屋折价款312.5万元。

陆某不服元神判决,提出上诉。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之规定,当事人一方或双方时外国公民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二十七条规定诉讼离婚,适用法院地法律。本案中,裴某系瑞典王国国籍,陆某在我国提起与裴某离婚诉讼,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故一审适用我国法律审理本案,判决双方离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陆某上诉主张裴某在瑞典离婚时已放弃对涉案房屋的一切权利,故涉案房屋应为陆某的个人财产,对此法院不予认可。理由分述如下:

首先,从涉案房屋的取得时间及来源来看。陆某与裴某虽均认可双方于2004年10月5日经瑞典王国隆德地区法院判决离婚,但之后双方均未向我国提出确认,故在我国不具有域内效力。2004年12月22日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时仍处于二人在我国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且双方均认可涉案房屋系裴某原单位分房,并折扣双方工龄,因此,涉案房屋属于裴某与陆某的夫妻共同财产。

其次,从裴某在瑞典离婚时有无放弃涉案房屋相关权益的意思表示来看。结合裴某《离婚特别请求》的内容,裴某先是表达了“我是房屋、车辆等所有财产的所有权人,这些东西目前都是她在瑞典使用”,继而提到涉案房屋,表述“陆来到荷兰。她首先告诉我,她母亲的名字取代了我的名字。这实在让我很吃惊,因为房子与她母亲。我1989年出国时,我将我在中国多年的积蓄全部给了陆,在1999年我在美国的时候,我还将我在瑞典多年的积蓄也都给了她……”综观全文,并没有体现出裴某放弃涉案房屋的意思表示,本院无法认定裴某在《离婚特别请求》中表示放弃涉案房屋的相关权益。

最后,从购房款的来源是否可以佐证裴某具有放弃涉案房屋的意思表示来看。陆某上诉主张在单位公房进行房改时,裴某已经是瑞典国籍没有资格购买涉案房屋,陆某母亲出资3.5万元购买,故涉案房屋应为陆某所有。一审法院虽认定陆某江自黄某处支取了购房款,但《房屋买卖合同》系以裴某名义订立,房产证亦登记在裴某名下,与陆某所述裴某没有资格购买涉案房屋自相矛盾,且即使认定陆某一方支付购房款,亦不影响涉案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的性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在陆某未能充分举证证明裴某放弃涉案房屋相关权益的情况下,涉案房屋仍应按照夫妻共同财产在双方离婚时予以分割。综合考虑房屋现居住状况及双方均认可的房屋价值,一审法院判决涉案房屋归陆某所有,陆某支付裴某房屋折价款312.5万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综上,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结语

     一、外国离婚判决未经我国确认,不具有域内效力。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一条和第二百八十二条系我国法院承认外国法院判决的基本法律规定。根据相关规定,只有具有管辖权的外国法院作出的终局性离婚判决,与我国或在先得到我国承认的第三国就相同当事人作出的离婚判决相冲突,不违反审判的“正当程序”和我国公共秩序,且申请符合我国法律的程序性规定,该判决才能得到我国法院的承认。

  具体到本案中,陆某与裴某虽于2004年10月5日经瑞典王国隆德地区法院判决离婚,但之后双方均未向我国提出确认,故在我国不具有域内效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国公民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程序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当事人之间的婚姻虽经外国法院判决,但未向人民法院申请承认的,不妨碍当事人一方另行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现陆某在我国法院提起离婚诉讼,符合法律规定,未经我国法院判决离婚之前,双方仍处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二、本案仍适用我国婚姻法中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规定

  根据原《婚姻法》第十七条之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工资、奖金,生产、经营的收益,知识产权的收益等均归夫妻共同所有。其中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是指合法缔结婚姻关系依法解除或自然终止期间,即合法取得结婚证之时至离婚生效或因一方或双方死亡,婚姻自然终止的期间。包括领取结婚证之时至离婚生效或因一方或双方死亡,婚姻自然终止的期间。包括领取结婚证之后,双方尚未共同生活期间;因离婚闹分居期间;在人民法院诉讼离婚尚未判决离婚或虽经判决准予离婚,但离婚判决尚未生效的期间。但不包括以下期间:一是双方虽然共同生活,但因双方不具备结婚实质要件,未领取结婚证的期间;二是双方登记离婚或诉讼离婚生效后,两人又在一起同居生活的期间。基于以上分析,外国离婚判决未经我国确认不具有域内效力,那么结合本案来看,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应追加一条,双方虽经外国离婚判决但未向我国申请确认期间。既然属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那么同样适用原《婚姻法》第十七条之规定,夫妻双方所得应属夫妻共同财产。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